您所在的位置︰ 首頁 > 成功案例

    成功案例

    亚博

  •       內容︰河南省商丘市睢陽區人民法院

          原告張友新,男,1962年8月15日出生,漢族。
          委托代理人羅健卿,河南君盟律師事務所律師
          被告皇鳳華,女,1964年11月15日出生,漢族。
          委托代理人王佔民、韓方釗,河南揚善律師事務所律師。
          原告張友新與被告皇鳳華物權保護糾紛一案,本院于2011年12月17作出(2010)商睢區民初字第1576號民事裁定,原告張友新不服,提出上訴,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2年3月7日作出(2012)商民三終字134號民事裁定,將本案發回本院重審。本院于2012年12月24日作出(2012)商睢區民初字第1156號民事判決書,原告張友新不服,提出上訴,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2年3月7日作出(2013)商民三終字111號民事裁定書,將本案發回本院重審。本院于2013年7月2日立案並依法另行組成合議庭,于2013年9月27日組織雙方當事人到涉案土地處實地勘驗,並于當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,原告張友新及其委托代理人羅健卿,被告皇鳳華及其委托代理人韓方釗到庭參加訴訟,本案現已審理終結。
          原告張友新訴稱,1981年,沈園村按照國家政策,將集體所有的土地分到各戶承包的同時,並按現有人口每人還分到一份3厘的自留地(也叫菜地),原告張友新全家7口人(張友新、父母親、二弟張友清、三弟張友軍及兩個妹妹)共分得自留地九分一厘。該自留地座落在老北郊鄉家屬院東邊,四至為︰東鄰甦運廷、西鄰尹保喜、南鄰煙葉復烤廠、北鄰路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原告的父母先後去世,兄弟三人均結婚生育孩子分家另過,妹妹也婚嫁了,但自留地沒有分開,由張友清控制著。2005年10月份,在張友新、張友清的要求下,在時任村民組長張友年的主持下,有會計于金誠及張友新、張友清的堂兄弟張友功參加調解,老三張友軍放棄自留地。在張友清同意的情況下從自留地的南頭給原告張友新丈量出三分地,並對雙方劃定了界,做了標記。原告張友新的二弟張友清去世後,其妻皇鳳華拒不退出劃歸原告的三分自留地,為此雙方發生糾紛,經村民組和司法所調解無果,原告為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,特依法提起訴訟,請求人民法院依法判令被告皇鳳華退給原告的自留地三分。
          被告皇鳳華辯稱,1、被告認為原告沒有訴權;2、該案不屬法院受案範圍;3、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起訴。
          本院依據雙方當事人的訴辯意見,歸納本案的爭議焦點為︰原告張友新的訴訟請求有無事實及法律依據?
          原告張友新向本院提供的證據有︰1、2011年7月21日對余金成的調查筆錄一份;2、2011年7月22日對張友法的調查筆錄一份;3、睢陽區紫荊社區于2011年9月16日出具的證明一份;4、2006年5月1日甲方張全明與乙方沈園村委會及村民代表尹保山、尹保河與簽訂的土地租賃合同一份;5、2011年7月21日張有功親筆書寫的證言一份;6、張友新全家(包括父母、張友清、張友軍、兩個妹妹)當年分得自留地(菜地平面圖一份)及證人余金成、張有功出庭作證;7、贍養協議書一份;8、新城辦事處紫荊社區沈園村委會東村民組組長崔金生、會計張友發、余金成,分地代表、張玉收共同出具證明一份新城辦事處紫荊社區認可、其妹妹張友霞、張友艷各出具證言一份。以此證明︰1、證明本案爭議的為自留地,非承包地。2、證明原告對該爭議地享有應得的使用權,原告及親屬7人應為按份共有。3、證明該地經原告及張友清同意在村委會負責人主持下,已進行合理分割,原告應得0.3畝。4、證明0.91畝全由被告佔有使用,對原告構成侵權。
          被告皇鳳華向本院提供的證據有︰1、3份證人證言,證明自1986、87年被告與其丈夫結婚另過後,至今合法使用0.91畝自留地,自2006年,被告合法將土地出租給張全明、楊紅霞夫婦使用。而且每年收取相應租金。並證明2006年5月1日所簽租賃合同已作廢,該合同的書寫人張西河證明該合同作廢已收回,證明被告不存在侵權事實,起爭議應由行政部門進行確權;2、被告收取的承租戶的租金手續及2011年5月1日皇鳳華與張全明簽的租賃合同,證明自2005年被告將該土地合法承包租賃給張全明至今。
          經庭審質證,被告對原告的證據中的余金成、張有功調查筆錄有異議,認為不真實。余金成的出庭證言部分無異議,但余金成本人並不知道張友新兄弟分地的情況;張有功的出庭證言證明其並不知道張友新兄弟分地的情況。原告的證據不能證實對自留地的劃分達成一致意見,也不能證明原告有使用權。本院認為,原告的證據能夠證明部分本案事實,本院予以確認。
            經庭審質證,原告對被告證據1有異議,張西河的證言與本案無關,對分地情況不了解。楊紅霞的證言只能證明收到現金,不能證明沒有張友新的地。尹傳喜證言只能證明爭議的土地是由被告耕種的,證明不了分地的情況;2、楊紅霞的證言不真實,與本案有利害關系;張西河的證言是憑空想象,其不了解情況,證人沒有到庭,不能作為證據使用。關于租賃合同(2011年5月1日)中第四條的約定,是無效協議,收取的租金也無效。合同內容與合同抬頭不一致。租賃費收據不是原始證據,收取了租賃費也不能證明0.91畝土地都歸被告所有。本院認為,被告的證據能夠證明部分本案事實,本院予以采信。
            依據上述有效證據,並結合當事人的陳述,本院確認以下案件事實︰1981年,原告張友新全家7人(張友新、父母親、二弟張友清、三弟張友軍及兩個妹妹張友艷、張友霞)共分得自留地九分一厘。隨著時間的推移原告的父母先後去世,兄弟三人均結婚生育孩子分家另過,其兩個妹妹也均已結婚,對該塊土地,張友軍、張友艷、張友霞均已放棄使用權,該地由張友清耕種並對外租賃至今。2011年初,張友清因病去世,而後原告張友新與張友清之妻皇鳳華就該地使用權發生糾紛,並以要求皇鳳華退還原告三分自留地為由訴至法院。
            本院認為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》第一百零三條規定,共有人對共有的不動產或動產沒有約定為按份共有或者共同共有,或者約定不明確的,除共有人具有家庭關系等外,視為按份共有。本案中原、被告均認可該涉案土地原系分給家庭7人共有,對此本院予以確認。後原告父母去世,二個妹妹張友艷、張友霞及三弟張友軍放棄對該地的使用權。該地自1981年至今均由張友清使用及對外租賃。至今未進行分割確權,仍然屬于共同共有。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》第十六條第一款、第二款規定,土地所有權和使用權爭議,由當事人協商解決;協商不成的,由人民政府處理。單位之間的爭議,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處理;個人之間、個人與單位之間的爭議,由鄉級人民政府或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處理。因此,分割土地不屬法院職責範圍,即我院無權對上述土地進行分割。具體到本案而言,原告張友新可申請有關部門對該自留地分割確權後再行維權。原告張友新稱該土地已進行了分割,但僅有其自己手繪平面圖一份,達不到證明有關部門對該地已進行分割,被告侵權的證明目的,原告張友新要求被告返還三分土地的訴訟請求,事實不清,證據不足,本院不予支持。依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》第一百零三條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》第十六條第一款、第二款,《中華人名共和國民事訴訟法》第六十四條之規定,判決如下︰
            駁回原告張友新的訴訟請求。
            一審案件受理費100元,由原告張友新負擔。
            如不服本判決,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15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,並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,上訴于河南省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。

    在線咨詢